13816613858
网站首页 > 挪用 > 吴迪:中国在走向金融危机前夜
查看详细本站律师

杨佰林律师

       杨佰林律师,北京京都(上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刑事部主任,上海市律师协会刑事业务研究委员会委员,上海山东商会法律顾问团团长。律师执业十八年,主攻经济犯罪、职务犯罪、金融证券领域犯罪的刑事辩护,承办过力拓案、安徽兴邦集资诈骗37亿案、武汉东风汽车公司挪用一亿元社保资金案、无锡国土局正副局长受贿案等社会广泛关注的大案要案,是国内经济犯罪领域的资深律师。

地址:上海市南京西路580号仲益大厦3903A室

Email: 13816613858@163.com    

电话:13816613858

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吴迪:中国在走向金融危机前夜


http://www.zaobao.com/forum/views/opinion/story20160308-590195/page/0/1

20160308

时事透视

过去四个月,有件事一直让我非常非常痛苦。有许多人问我:“吴老师你的中国超级牛市还成立吗?”我真的不知如何回答。因为现在的我,对中国经济的现状非常非常的绝望。

我在《股灾拯救了中国超级牛市》一文里写得很明白:“根据十八大报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宏伟目标’来估算,2020年中国GDP(国内生产总值)可能达到100万亿元人民币,假设届时中国达到印度的证券化水平(年底股市总市值对GDP的占比)135%,那么A股总市值将高达135万亿元。目前是70万亿左右,还有差不多翻一倍的空间。这一切都表明未来中国企业特别是私企通过股市融资的空间还是很大的。未来中国的银行总资产的GDP占比需要显著降低,至少需要回到200%附近。所以以房地产为代表的不动产构成的抵押品链条,和以银行为主体的融资管道支撑中国融资活动的模式已无以为继,所谓旧常态将死。”

“中国要顺利渡过超级去杠杆化,就必须依赖以股市为代表的直接融资管道。包括股市在内的直接融资管道,是中国超级去杠杆化突围的最终途径。这就是中国金融陷入重围下的突围逻辑,不管付出多大的牺牲也要把超级牛市这面红旗插上突围之路上的高地。这和八年抗战一样,无数次血流成河,不是累计成失败,而是终极决战的胜利。否则,走投无路的通过银行信贷解决债务融资的问题,中国经济就会困坐围城,爆发金融危机便不可避免。”

超级牛市是中国金融陷入债务杠杆重围之下的突围之战,这一仗十分惨烈,我不忍心让一般老百姓为这场突围之战买单。我在文中给了中国六年左右的时间去打赢这一仗,但很多普通投资者撑不到那么久。每当有人问我中国超级牛市还成立吗,我想到的都是:“经济寒冬将至,养家糊口,还是为国接盘?”于是我每每哽咽,无法回答。

从我看到的数据,中国的经济形势可谓是千钧一发,十分不妙,而且中国经济的去杠杆完全走错了方向。

在过去的文章中我多次指出,中国的宏观融资活动中最重要的抵押品,就是房地产及相关不动产,要防止中国爆发系统性的债务危机,就必须稳住房地产价格。尤其厉害的是,作为抵押物的房地产及相关不动产,绝大部分在银行手里(银行信贷的抵押物40%左右是房地产及相关不动产),因此一旦房地产出事,银行将难以避免地倒下。而根据WIND资讯的数据,中国的房地产价格同比增速,和广义货币(M2)同比增速有很强的正相关性。这意味着一般而言,如果M2同比增速发生坍塌,房地产价格同比增速大概率也会发生坍塌。

需要引起高度警惕的是,把中国的M2数据导入对数周期性幂律模型(Log-Periodic Power LawLPPL)运算,可以发现中国的M2同比增速在今年8月份左右将再次坍塌。LPPL模型在预测金融市场泡沫破灭方面准确性极高。因此,这意味着中国房地产价格同比增速在今年极有可能坍塌,最迟明年中国房地产市场价格将开始坍塌。打个形象的比喻,M2同比增速就像个温度计,用这个温度计去测量中国房地产市场,你可以发现他正在高烧,如果持续烧下去,甚至温度更高,他就会有生命危险。

为了防止诊断出错,我们还可以从别的角度验证一下。根据彭博社的数据,去年中国经济用于支付利息的支出为7.6万亿元,而同期中国的社会融资规模为15.41万亿元。这意味着中国去年的社会融资总量中,有近一半是用来维持庞氏融资的。债务融资分为三种:对冲、投机、庞式。对冲融资,其收入可以支付本息。投机融资,短期内收入只能偿还利息而不能偿还本金,必须债务展期。庞式融资,收入连利息也还不上,债务不断叠加,必须再融资或变卖资产/抵押物。

经济体中的投机融资和庞氏融资比重越大,杠杆化的现象就越严重,就越有可能爆发债务危机。由是观之,中国经济已是名副其实的庞氏融资红海。由于庞氏融资的信贷规模呈利滚利的指数增长,因此中国的广义货币只有实现指数增长,才能满足整个宏观庞氏融资对货币流动性的需求,否则就只有爆发系统性的债务违约。而中国的M2同比增速在今年8月份左右将再次坍塌,将无法满足整个宏观庞氏融资对货币流动性的需求。这意味着今年中国极有可能爆发系统性的债务危机,明年中国的超级去杠杆化大概率的将全面启动。

    我之所以主张人民币汇率贬值,就是因为汇率贬值的幅度够大,可以使M2同比增速筑底反弹,这样就可以推迟中国债务危机爆发的时间,给中国更多时间和空间去从容面对超级去杠杆化。关于这一点我已在《人民币汇率贬值的金融本质》一文中有详细阐述。我的这个研判和达拉斯美联储高级研究员戴维斯(Scott Davis)等人在去年1月的一份研报的结论是相通的:中国的经常账户盈余对GDP占比越高,中国爆发债务危机的可能性就越小。中国的经常账户盈余对GDP占比,自2008年以来可谓坍塌式下滑。而要提高经常账户盈余对GDP占比,汇率就必须贬值。

中国要成功去杠杆,人民币汇率就必须下行,这就是人民币贬值的基础。但中国央行否认这一点,让弱势人民币爬行盯住强势美元。这是中国经济去杠杆的方向性错误。中国的宏观庞氏融资和房地产已在坍塌的途中,中国正在走向金融危机前夜。

(庞氏融资、庞氏骗局 集资诈骗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作者是中国独立经济研究学者

 

信息发布时间:2016-3-9 1:04:56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