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16613858
敬业·专业·专注
程序正义·证据裁判·疑罪从无
任何人在被证明有罪前,皆应被视为无辜。
网站首页 > 罪名详解 > 异地登录他人京东白条消费行为的性质认定
查看详细本站律师

杨佰林律师

   杨佰林律师,北京京都(上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刑事部主任,上海律协刑事委员会委员,华东政法大学硕士,山东人。至今律师执业十五余年,专注于经济犯罪、职务犯罪、金融证券领域犯罪的刑事辩护,曾为多名职务犯罪、经济犯罪嫌疑人作无罪辩护,最终使得数案件改判。擅长通过不同角度剖析案件、运用证据,锻造了严谨、扎实的辩护风格,辩护经验丰富。
   公正是法律的生命线,刑辩律师是国家推进司法公正征途中的筑路石子,是法治天平的捍卫者。
北京京都(上海)律师事务所 
地址:上海市南京西路580号南证大厦3903A室
Email: 13816613858@163.com   
电话:13816613858

异地登录他人京东白条消费行为的性质认定


 

【裁判要旨】

 

1.“京东白条属于被害单位京东公司提供给特定京东商城用户的信用赊购服务,蚂蚁花呗”“蚂蚁借呗属于被害单位阿里巴巴公司提供给特定支付宝用户的信用贷款服务,但用户使用需经申请及两被害单位审核通过,两被害单位亦在相关页面上就信用额度、还款方式、期限等权利义务进行了释明。故京东商城用户通过京东白条赊购商品,支付宝用户通过蚂蚁花呗”“蚂蚁借呗获得贷款,均属于签订合同。

 

2.未经他人许可,以他人名义登录京东商城、支付宝账号,通过操作京东白条”“蚂蚁花呗”“蚂蚁借呗的方式,非法占有京东公司、阿里巴巴公司的资金,该行为属于冒用他人名义签订合同,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的合同诈骗行为。

 

3.京东商城、支付宝账号不属于商业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发行的电子支付卡,不能认定为信用卡。京东公司、阿里巴巴公司提供特定用户的京东白条”“蚂蚁花呗”“蚂蚁借呗服务,并不以用户在京东商城、支付宝账号内有资金为前提。

 

 


何东海盗窃一审刑事判决书(节选)

【文书来源】 中国裁判文书网

 

【一审请求情况】

 

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检察院指控:

 

一、201512516时许,被告人何东海在上海市嘉定区曹安路XXX号福瑞大厦门口被害人吴某某车内,趁吴不备,秘密窃取吴放在车内的中国建设银行信用卡1张,后何东海至嘉定区曹安路XXX号农业银行ATM机上取走该信用卡内人民币2000(以下币种相同),之后又用该信用卡去附近超市购买了价值20余元的物品,并将该信用卡丢弃。

 

20151224日,被告人何东海趁被害人吴某某不备,窃取了吴手机SIM卡,后使用该SIM卡登陆吴的支付宝账号等,并擅自变更密码。后何东海于同年12月间,通过多种方式多次秘密窃取吴某某的钱款,具体如下:

 

二、20151225日,被告人何东海登陆被害人吴某某支付宝账号,通过支付宝蚂蚁花呗的形式,购买了AppleiPhone6Plus手机1部,消费了吴某某6000余元。同日,何东海通过蚂蚁花呗的形式在大众点评网消费了吴某某计187元。

 

三、20151227日至28日,被告人何东海登陆被害人吴某某支付宝账号,多次通过支付宝转账的方式,窃得与支付宝绑定的吴某某中国农业银行卡内的资金计10500.5元。

 

四、20151225日,被告人何东海登陆被害人吴某某京东商城账号,以京东白条的形式,购买了AppleiPhone6s手机1部,消费吴某某5788元。

 

五、20151227日,被告人何东海申请了账户名称为哈哈的微信账号,并使用被害人吴某某手机SIM卡,将该微信账号绑定吴某某的上述农业银行卡,后多次通过微信转账的方式,窃得吴某某农业银行卡内资金计5200余元。

 

六、20151225日,被告人何东海通过支付宝关联被害人吴某某身份,新申请了一个支付宝账号,后以吴某某名义通过蚂蚁借呗形式,向支付宝阿里巴巴贷款1万元,并转至其自己的招商银行卡内。

 

201615日,被害人吴某某至公安机关报案,经侦查,公安机关确认被告人何东海有重大嫌疑。同年114日,何东海被民警抓获,到案后如实供述了上述犯罪事实。

 

为支持上述指控的事实,公诉机关出示了被害人吴某某的陈述,证人丁某某、罗某的证言,公安机关制作的《调取证据清单》、辨认笔录、相关照片、工作情况,有关的银行账户明细、微信账号及钱包信息、手机催还款信息、互联网聊天记录、支付宝账号明细、《蚂蚁花呗用户服务合同》《权利义务转让及变更公告》《京东白条情况说明》《信用赊购服务协议》《京东订单信息》《刑事判决书》,被告人何东海的户籍信息、供述等证据。据此,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何东海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多次秘密窃取公民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以下简称《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应当以盗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因何东海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根据《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之规定,可以从轻处罚,建议判处何东海三年以上四年以下有期徒刑。

 

【一审答辩情况】

 

被告人何东海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无异议,但认为自己的行为构成信用卡诈骗罪。

 

被告人何东海的辩护人认为,何东海的行为应认定为信用卡诈骗罪,理由为:(1)公诉机关指控何东海盗窃被害人建设银行卡并使用的事实,以及何东海通过支付宝、微信使用被害人农业银行卡内资金的事实,均属于冒用他人信用卡的信用卡诈骗行为。(2)其余指控的事实中,京东商城、支付宝账号能进行金融操作,属于信用卡,故何东海从上述账号内获取资金的行为也属于信用卡诈骗行为。辩护人还认为,何东海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有退赔及悔过的意愿,建议法院对其从轻处罚。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

 

201512月间,被告人何东海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窃取被害人吴某某的建设银行信用卡并使用,数额计0.2万余元;利用窃得的吴某某手机SIM卡及知晓的吴某某相关信息,冒用吴某某的名义,通过操作京东商城京东白条的方式,与被害单位北京京东世纪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东公司)签订信用赊购合同,通过操作支付宝蚂蚁花呗”“蚂蚁借呗的方式,与被害单位重庆市阿里巴巴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阿里巴巴公司)签订贷款合同,骗取财物数额计2.1万余元;又利用窃得的吴某某手机SIM卡及非法获取的吴某某农业银行信用卡信息资料,通过操作支付宝、微信的收付转账等功能,冒用该信用卡,数额计1.5万余元。具体如下:

 

一、盗窃事实

 

2015125日下午,被告人何东海乘坐被害人吴某某驾驶的轿车至上海市嘉定区曹安公路XXX号门口附近时,趁吴某某不备,窃得吴置于车内的中国建设银行信用卡1张。何东海利用事先知晓的密码,持该信用卡至农业银行真新支行自动取款机上取款2000元,后又至超市刷卡消费20余元。

 

二、合同诈骗事实

 

()20151225日,被告人何东海登陆吴某某支付宝账号,冒用吴某某的名义,通过操作支付宝蚂蚁花呗的方式,与被害单位阿里巴巴公司签订消费贷款合同,骗取6000余元用于购买手机1部,骗取187元用于购买电影票等。

 

()20151225日,被告人何东海登陆吴某某京东商城账号,冒用吴某某的名义,通过操作京东白条的方式,与被害单位京东公司签订信用赊购合同,骗取5788元用于购买手机1部。

 

()20151225日,被告人何东海将自己新申请的支付宝账号与吴某某的身份进行关联,并冒用吴某某的名义,通过操作支付宝蚂蚁借呗的方式,与被害单位阿里巴巴公司签订贷款合同,骗取1万元。

 

三、信用卡诈骗事实

 

()20151227日至28日,被告人何东海通过手机登陆被害人吴某某的支付宝账号,利用支付宝的收付转账等功能及该账号所绑定的吴某某农业银行信用卡信息资料,冒用该信用卡,非法占有卡内资金1万余元。

 

()20151227日,被告人何东海申请了名称为哈哈的微信账号,并绑定被害人吴某某的农业银行信用卡,利用微信的收付转账等功能及该信用卡的信息资料,冒用该信用卡,非法占有卡内资金5200余元。

 

201615日,吴某某至公安机关报案。经侦查,公安机关确定被告人何东海有重大嫌疑,并于同年114日将其抓获。何东海到案后如实供述了上述犯罪事实。

 

针对本案主要争议焦点,本院评判如下:

 

()关于起诉书第一节被告人何东海盗窃建设银行信用卡并使用的行为定性

 

被告人何东海及其辩护人认为,该节事实中何东海的行为属于冒用他人信用卡的信用卡诈骗行为。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被告人何东海在该节事实中的行为构成盗窃罪。理由为:被告人何东海趁被害人吴某某不备,窃取吴某某的建设银行信用卡1张,并使用该信用卡取现及消费,该行为属于《刑法》第一百九十六条第三款规定的盗窃信用卡并使用,且数额达0.2万余元,属于数额较大,应对被告人何东海依照《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盗窃罪的规定定罪处罚。

 

被告人、辩护人关于该节事实属于信用卡诈骗的辩解和辩护意见,与法律规定不符,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起诉书第二节、第四节、第六节被告人何东海通过蚂蚁花呗”“京东白条”“蚂蚁借呗的方式购买商品、获得贷款的行为定性

 

被告人何东海及其辩护人认为,京东商城、支付宝账号属于信用卡,何东海从上述账号内获取资金的行为属于信用卡诈骗行为。

 

本院认为,被告人何东海在上述三节事实中的行为构成合同诈骗罪。具体分析如下:

 

第一,经查,证人吴某某的证言、被告人何东海的供述、相关的《蚂蚁花呗用户服务合同》《权利义务转让及变更公告》《京东白条情况说明》《信用赊购服务协议》《京东订单信息》、支付宝账号明细、手机催还款信息等证据证实,京东白条属于被害单位京东公司提供给特定京东商城用户的信用赊购服务,蚂蚁花呗”“蚂蚁借呗属于被害单位阿里巴巴公司提供给特定支付宝用户的信用贷款服务,但用户使用需经申请及两被害单位审核通过,两被害单位亦在相关页面上就信用额度、还款方式、期限等权利义务进行了释明。故京东商城用户通过京东白条赊购商品,支付宝用户通过蚂蚁花呗”“蚂蚁借呗获得贷款,均属于签订合同。

 

第二,本案中,被告人何东海未经吴某某的许可,以吴某某的名义登录京东商城、支付宝账号,通过操作京东白条”“蚂蚁花呗”“蚂蚁借呗的方式,非法占有京东公司、阿里巴巴公司的资金,该行为属于冒用他人名义签订合同,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的合同诈骗行为。

 

第三,京东商城、支付宝账号不属于商业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发行的电子支付卡,不能认定为信用卡。京东公司、阿里巴巴公司提供特定用户的京东白条”“蚂蚁花呗”“蚂蚁借呗服务,并不以用户在京东商城、支付宝账号内有资金为前提,且何东海的行为亦未直接占有吴某某上述账号内的资金。故何东海在上述三节事实中的行为不是信用卡诈骗或盗窃行为。

 

综合何东海骗取两被害单位财物的数额达2.1万余元,其行为已构成合同诈骗罪。

 

公诉机关关于该部分事实属于盗窃的公诉意见,被告人及其辩护人关于该部分事实属于信用卡诈骗的辩解、辩护意见,均与事实和法律不符,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起诉书第三节、第五节被告人何东海非法占有农业银行信用卡内资金的行为定性

 

被告人何东海及其辩护人认为,何东海通过支付宝、微信使用吴某某农业银行卡内资金的行为,属于冒用他人信用卡的信用卡诈骗行为。

 

本院认为,被告人何东海在上述两节事实中的行为构成信用卡诈骗罪。理由为:何东海未经被害人吴某某的许可,利用支付宝或微信的收付转账功能及绑定的吴某某农业银行信用卡信息资料,以吴某某的名义使用该信用卡,非法占有卡内资金。该行为属于以非法方式获取他人信用卡信息资料,并通过互联网、通讯终端使用,依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妨害信用卡管理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的规定,应认定为冒用他人信用卡的信用卡诈骗行为。何东海在作案过程中未窃取上述农业银行信用卡,其虽窃取了吴某某手机的SIM卡,但系为冒用信用卡及非法占有卡内资金创造条件,故其在上述两节事实中的行为不符合盗窃罪的构成要件。被告人何东海冒用他人信用卡的数额达1.5万余元,其行为构成信用卡诈骗罪。

 

被告人何东海及其辩护人关于该部分事实系信用卡诈骗的辩解、辩护意见,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公诉机关关于该部分事实系盗窃的公诉意见,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被告人何东海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盗窃罪;被告人何东海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冒用他人名义签订合同,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亦已构成合同诈骗罪;被告人何东海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冒用他人信用卡,进行信用卡诈骗活动,数额较大,其行为还已构成信用卡诈骗罪。被告人何东海犯三罪,应予数罪并罚。控辩双方认为,被告人何东海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可以从轻处罚的意见,合法有据,本院予以采纳。结合被告人何东海有前科及其犯罪的手段、次数等情节,本院在量刑时一并予以体现。现为严肃国法,保护公私财产权利不受侵犯,维护社会治安及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第二百二十四条第()项、第一百九十六条第一款第()项、第三款、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三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妨害信用卡管理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何东海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元;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四千元;犯信用卡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五千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114日起至2018713日止。罚金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缴纳。)

 

二、责令被告人何东海退赔违法所得,发还被害单位、被害人。

 

信息发布时间:2018-1-8 11:05:55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