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16613858
敬业·专业·专注
程序正义·证据裁判·疑罪从无
任何人在被证明有罪前,皆应被视为无辜。
网站首页 > 证据 > 合理怀疑无法排除 疑罪从无的判决【杨佰林】
查看详细本站律师

杨佰林律师

   杨佰林律师,北京京都(上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刑事部主任,上海律协刑事委员会委员,华东政法大学硕士,山东人。至今律师执业十五余年,专注于经济犯罪、职务犯罪、金融证券领域犯罪的刑事辩护,曾为多名职务犯罪、经济犯罪嫌疑人作无罪辩护,最终使得数案件改判。擅长通过不同角度剖析案件、运用证据,锻造了严谨、扎实的辩护风格,辩护经验丰富。
   公正是法律的生命线,刑辩律师是国家推进司法公正征途中的筑路石子,是法治天平的捍卫者。
北京京都(上海)律师事务所 
地址:上海市南京西路580号南证大厦3903A室
Email: 13816613858@163.com   
电话:13816613858

合理怀疑无法排除 疑罪从无的判决【杨佰林】


   【杨佰林律师按】下文是一起典型的贯彻疑罪从无原则的无罪刑事判决。——没有证据证明毒品是被告人携带,不能排除毒品是乘坐出租车的其他乘客遗留的可能性,甚至也无法排除是司机本人携带的可能性。

出租车内查获的毒品证据只能证明出租车上有毒品、证明民警从嫌疑人乘坐的出租车内查获了毒品这一个事实,只能证明嫌疑人有携带毒品的嫌疑,而证明不了其他事实。

有嫌疑本身就意味着还有其他可能性,这些其他可能性属于合理怀疑,必须全部排除,形成完整的证据锁链,才能完成是嫌疑人携带了毒品这一事实的证明。

本案无罪判决的理由在于证明毒品就是嫌疑人携带的证据不足,原因在于:

嫌疑人的口供否认毒品是自己携带;

没有直接证据证明毒品是嫌疑人携带,如毒品包装物上的指纹、包装物上的相同物质、住处相同成份的毒品等等;

无法排除其他乘客遗留的可能性,甚至也无法排除是出租车司机携带的可能性。

排除这些合理怀疑的举证责任不在嫌疑人,而在侦查机关、审查起诉机关,没有证据不能排除这些合理怀疑的,不能定案,指控不成成立。

即刑事证明的内容实际上发生了调整,从证明毒品是被告人携带,转向证明不是乘坐过这辆出租车的其他乘客携带(还应有一定的合理时间段)、也不是司机本人携带,而对于出租车而言,要完成这样的证明,是做不到的。

 

出租车上搜出毒品,乘客被控是持有人:法院疑罪从无判无罪

2018-07-26  来源:澎湃新闻

在离盘查点不远处,原本坐副驾驶座的乘客让司机停车,换到后座;执勤民警称,乘客随身携带的包内有很重的奶油香味,这是毒品“麻果”的气味;紧接着,民警从出租车后挡风玻璃下查获一斤多重的毒品“麻果”;乘客说是来武汉走亲戚的,而亲戚说平时根本没联系……

在两年前武汉警方的一次盘查中,乘客周安(化名)遇到了麻烦,随后被指控是这包毒品的“主人”。

在案证据是否形成锁链?能否排除毒品系他人所放的可能?法庭上,控辩双方观点完全相反。

在经历近两年的诉讼之后,一审被判116个月的周安最终获得无罪判决:2018531日,武汉中院二审采纳辩方观点,疑罪从无,驳回检方抗诉,维持了一审法院对周安的无罪判决。

中国裁判文书网近日公布的多份裁判文书,呈现出这起毒品案件从案发到有罪判决,又从有罪到无罪的判决逻辑。

蹊跷毒案

201641日凌晨,在武汉市江岸区谌家矶收费站,武汉市公安局江岸区分局巡逻大队三金潭检查站民警设岗盘查。

凌晨1时许,湖南永州人周安乘坐一辆出租车,快到盘查点时,周让司机停车,然后从副驾驶座位换到后排座位上并让司机继续向前行驶。

巡逻民警见状,觉得可疑,便将出租车拦停搜查。结果,警察在周安乘坐的出租车后挡风玻璃下,查获牛皮纸包装红色片剂(俗称“麻果”,内混绿色少许)1板。经鉴定,查获的上述物品为毒品甲基苯丙胺,重达559.13克。

相关裁判文书显示,在案发半年后的补充侦查和一年半后的法庭审理过程中,当晚盘查的民警作证称,在搜查周安的单肩包时,闻到一股很重的奶油香味,“依据我以前的盘查经验,一个男的包内如果有这种味道,包内很可能携带过毒品‘麻果’。”随后,民警在出租车后座挡风玻璃下搜出了“麻果”。

在搜查现场,周安即否认毒品为自己所有。随后,周安被带往派出所。当日,警方以周涉嫌犯非法持有毒品罪,予以刑事拘留。

被搜查时,周安称是来武汉走亲戚,而警方事后找到周的一名远房亲戚莫某,莫某称,“听说过周安这个人,但是我从小到大就没见过这个人。”而在20163月,周并没有和这个莫某有联系过,实际上,早在2014年,莫某就将武汉的房子卖了,回到湖南老家,后去广州打工,一直在广州生活。“我不了解他(周安),和他也不熟,我就没见过这个人,他做什么工作我也不知道。”莫某作证说。

出租车司机漆某则作证称,“运载周安之前,后排挡风玻璃的隔板没有损坏或翘起的情况,这个位置平时都是好的。因为当时很黑,他坐到后排座位后我不清楚他做了什么。”

证据能否形成锁链?

遇盘查前,周安换座位、自称走亲戚等可疑行为和搜出的毒品,成为后来指控其非法持有毒品的重要依据。

20161123日,武汉市江岸区人民检察院以周安犯非法持有毒品罪提起公诉。但毒品到底是不是周安所持有,法庭上,控辩双方激辩,案情扑朔迷离。

周安辩解称:被抓的前一天,2016331日,他在湖南永州老家碰到一个朋友,就坐着他开的车到了武汉。到武汉后在一个路边下了车,当晚10点左右拦了一辆出租车,准备去阳逻找表姐。41日凌晨1点左右,遇警方设卡盘查。至于为什么看到前面有盘查的警察就从出租车的副驾驶座换到后座,周安解释说,他本来是想下车在路边小解的,看到前面有警察在盘查就没好意思,再上车的时候就坐到后座了。

周安的辩护人称,在出租车上查获的毒品不能排除其他乘客遗留的合理怀疑。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能认定被告人犯非法持有毒品罪。

江岸区人民法院审理认为,检方提供的证据之间相互印证,能够形成锁链。理由有下:1、周安和毒品均在出租车后部位置查获;2、执勤民警证实,查获时周安随身携带的包内有很重的奶油香味,依据其盘查经验很可能携带过毒品“麻果”,而查获的毒品正是“麻果”;3、查获毒品的位置系出租车后挡风玻璃下隔板,上面盖了一层皮垫,皮垫有较大变形。而出租车司机证实,查获毒品位置的后挡风玻璃下的隔板平时都是好的,没有损坏,也没有翘起,且没有乘客反映案发当天丢失过东西;4、案发前,周安换座位的行为异常,且被查获时神色慌张,其辩解理由不符合常理;5、莫某证实,周安关于来武汉目的的相关辩解与事实不符,且周安不能合理说明来武汉的目的和行程。

法院综合评判本案证据,结合案发时间、地点、环境、被告人的行为等因素,认定周安非法持有毒品的事实,能够排除合理怀疑。

2017421日,江岸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被告人周安犯非法持有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11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40000元。

“疑罪从无”

一审判决后,周安不服,提出上诉。

2017717日,武汉中院以原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裁定发回江岸区人民法院重新审判。江岸区人民法院另行组成合议庭,重新审理。

江岸区法院经重审后认为:该案经庭审举证、质证确认的证据仅能证明检查站民警从周安乘坐的出租车内查获了毒品、后将周安移交至派出所的事实,指控公安机关查获的毒品系周安所持有缺乏确实、充分的证据予以证明;出租车是公共交通工具,不能排除毒品系他人所放的可能性。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周安犯非法持有毒品罪,未能提供其犯罪的直接证据,据以定罪的间接证据没有形成完整的证明体系,无法达到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有罪判决标准,依法不能认定。

201826日,江岸区人民法院作出新的一审判决:被告人周安无罪。

对于周安是否构成犯罪,控方观点相反。在无罪判决后,原公诉机关江岸区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武汉市人民检察院的出庭意见表明:指控被告人周安构成非法持有毒品罪的证据已经形成锁链,完全能够排除合理怀疑,证据之间能够相互印证,且相互印证符合逻辑。

在二审中,周安的辩护律师认为,一审判决体现了刑事诉讼法“疑罪从无”的法律原则,抗诉机关的抗诉理由不能成立,二审法院应当驳回抗诉,维持原判。

武汉中院二审后,支持了一审重审后的“无罪”判决,认为现有证据不足以认定公安机关从出租车内查获的毒品系周安持有。具体理由有:1、查获的毒品内外包装上均未检出周安的指纹,且侦查机关未及时收集毒品藏匿处的指纹和出租车内的监控视频,以及相关的说明材料;2、出租车司机漆某的证言不能证实周安换到后排座位后有将毒品藏匿在挡风玻璃下的隔板中的行为;3、民警陈某的证言称,其在搜查周安的背包时闻到一股很重的奶油香味,感觉周安当时很紧张,怀疑上述毒品系周安所持有。但其在案发当天的证言中并未提起,从查获现场的视频中也看不到有民警闻包的动作。该证言是在案发半年后的补充侦查和一年半后的法庭审理过程中作出,亦无其他证据相印证;4、周安到案后从未供述过该出租车上搜查出的毒品系其所有;5、出租车是公共交通工具,公安民警查获毒品后,并未对该出租车司机及相关乘客进行排查,不能排除毒品系他人所放的可能性,即不能排除合理的怀疑。据此,本案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原审被告人周安实施非法持有涉案毒品的行为,间接证据亦没有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无法得出涉案毒品系周安所有的唯一性。

“现有证据仅能证明检查站民警从周安乘坐的出租车内查获了毒品,周安存在作案嫌疑。根据‘疑罪从无’的原则,依法不能认定周安构成非法持有毒品罪。” 2018531日,武汉中院二审裁定“驳回抗诉,维持原判”。

信息发布时间:2018-7-26 17:55:44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