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16613858
敬业·专业·专注
程序正义·证据裁判·疑罪从无
任何人在被证明有罪前,皆应被视为无辜。
网站首页 > 罗思义:香港发生的一切,勾起了我亲历的一段“苏联往事”
查看详细本站律师

杨佰林律师

   杨佰林律师,北京京都(上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刑事部主任,上海律协刑事委员会委员,华东政法大学硕士,山东人。至今律师执业十五余年,专注于经济犯罪、职务犯罪、金融证券领域犯罪的刑事辩护,曾为多名职务犯罪、经济犯罪嫌疑人作无罪辩护,最终使得数案件改判。擅长通过不同角度剖析案件、运用证据,锻造了严谨、扎实的辩护风格,辩护经验丰富。
   公正是法律的生命线,刑辩律师是国家推进司法公正征途中的筑路石子,是法治天平的捍卫者。
北京京都(上海)律师事务所 
地址:上海市南京西路580号南证大厦3903A室
Email: 13816613858@163.com   
电话:13816613858

罗思义:香港发生的一切,勾起了我亲历的一段“苏联往事”


 

罗思义:观察者网特约作者,人大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来源:观察者网

https://www.guancha.cn/LuoSiYi/2019_08_20_514266_s.shtml

 

当前,暴徒在香港挑起事端、美国挑起对华贸易战,全球范围抹黑中国在新疆的反恐措施的舆论战,以及美国对台军售等等,如此种种,显示出美国正在实施一场“混合战”,其目的是阻止中国实现民族复兴。而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保卫中国免受这些攻击!这是总结美国对苏联、德国、日本或其他国家实施的所有类似攻击,得出的重要经验。

事实上,美国当前对付中国的手段,与它成功摧毁苏联,以及对付其他主要国家的手法非常相似。因此,对于西方观察家来说,提前预测些行动极其容易。美国在对付中国时,也会使用类似的社会力量,并利用这些社会力量之间相似的混乱——笔者早前的一篇文章论述了当前形势下的这个特征,即英国在香港问题上积极扮演挑衅性角色的原因。

但当前的情况与当年美国攻击苏联时有着明显的区别。当年,苏共没有及时对美国的攻击采取行动,造成的结果如俄罗斯总统普京所说,导致苏联遭受“20世纪最严重的地缘政治灾难”。而在中国,情况却恰恰相反,中国共产党正带领全国人民应对这些攻击——中国共产党为中国打开了持续发展的道路,并在此过程中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事实上,如下文所示,如果没有中国共产党在其中发挥作用,中国在受到美国的攻击时,必然会重蹈苏联和其他国家覆辙。

然而,中国的媒体鲜有充分认识到,在香港针对中国挑起的事端、与美国的其它策略如制裁华为、贸易战等,彼此相关,组成了美国其针对中国的“连环计”。鉴于此,下文将对美国在香港所使用的手段与其对苏联的攻击手法,进行系统性的比较,希望有助于大家看清形势。这也是本文的目的所在。

 

什么是“混合战争”?

美国政府曾长期针对俄罗斯爱国者和拉美左派进行攻击,进而据此经验提出“混合战争”概念。顾名思义,“混合战争”概念不仅包括正面的军事战争,且大大超出了简单的经济措施的范围——它包括鼓励分裂主义,给敌对方施加经济压力,发起网络战争,利用经济政策中模糊不清的地方获得敌对方买办阶层的支持,控制敌对方大部分媒体,以及利用外国非政府组织(NGO)等等。

“混合战争”的本质是,上述攻击措施应结合一起,而非仅仅利用单个攻击点。但鉴于篇幅有限,关于“混合战争”的更多细节就不在这里赘述,下文将仅就美国针对香港的攻击手段进行详细分析。除此之外,还将简要分析这种攻击手段与其他攻击形式所产生的相互作用。

对此,笔者在俄罗斯有过亲身经历。当时笔者在俄罗斯有一个消息来源,这个人是中国人接触不到的——他隶属于西方反华势力,而早期的反俄势力最初以为我支持针对中国和俄罗斯的攻击,因此,这些势力公开告诉我他们的目的,在某种程度上,这些话他们是要向小心地中国人或俄罗斯人隐瞒的——后来,当我发表文章后,这些消息来源便停止了同我的接触,但那时我已经掌握了足够的信息。因此,在客观分析的基础上,我将在本文中添加一些我的个人生活经历,以使大家对美国对付中国的手段有更一步的认识。

 

英国殖民主义留给香港的真正“遗产”

美国目前乱港所使用的策略并非新招。从历史角度来看,它们源自英国在建立起世界上最大的殖民帝国的过程中战略和战术,随着美国崛起成为一个大国,这些战略和战术被美国效仿和发展。

事实上,香港当前乱局背后的历史背景,显然是一个多世纪以来英国殖民统治中国部分地区遗留下来的遗产。但要清楚地了解这一点,就有必要纠正对英国殖民统治形式的误读。英国在第一次鸦片战争中窃取了香港,随后英国加大对中国的攻击,比如在第二次鸦片战争中烧毁圆明园。英国如此粗暴的公然军事侵略中国,使得中国一些人认为英国统治历史上最大的帝国主要是靠武力。

为了论证这一点,2013年中国互联网上就英国历史进行了一番研究探讨。最后,该研究表明,英国几乎侵略了世界上近90%的国家和地区——在世界约200个国家中,只有22个国家从未被英国侵略过。下图红色区域标注了历史上遭受英国侵略的国家。

尽管有关英国军事侵略的论述完全属实,但这并未真实地反映英国统治其殖民地方式的全貌,也就导致很多人未能抓住香港局势的一些关键特征。

当然,历史上为了维护帝国统治,英国曾毫不犹豫地使用最暴力的手段,大英帝国用来对付中国的那种公认军事暴力,只是他们在全球殖民过程中众多类似行为之一罢了:

1857年,印度第一次独立战争被英国军队残暴镇压,英军残酷地屠杀了数十万受害者,其中包括将受害者绑在大炮桶上,然后将他们炸成碎片,以及迫使他们去舔沾上之前被处以绞刑的死者污血的建筑物。

•大英帝国曾通过阻止外来粮食供应,甚至把饥荒肆虐地区的粮食对外出口,饿死了数以千万计的饥民。典型的例子是19世纪末的印度饥荒导致至少1300万人死亡,1845-1849年的爱尔兰饥荒导致150万人死亡,随后数百万人移民,使爱尔兰成为当今世界上少数几个人口少于19世纪中叶的国家之一。

•三个世纪以来,英国是跨大西洋奴隶贸易的主要组织者,在此期间至少有1200万人被从非洲运走成为奴隶。

这数千万人的死亡是所谓的西方价值观的实质内容,而这些东西是西方的“自由主义者”及其中国代言人们不希望人们注意到的。

尽管见识过英国的大屠杀和冷酷无情,人们还是大大低估了英国殖民主义,认为它仅仅依靠镇压来统治殖民地。作为一个相对较小的岛屿,英国从未拥有仅仅通过镇压来统治如此庞大的帝国的足够的军事力量。因此,其对殖民地的基本政策是“分而治之”——大英帝国善于支持或创造社会分化,并引导这种分化进一步加深。

 

分而治之

英国对加深这种社会分歧有两种标准方法。首先,扶持一批“买办精英”,即在其所统治的国家扶持一个小的特权集团,允许其在英国统治下发家致富,拥有一些特权。但即便这样,英国高级社会也只会把这样的人视为二等公民,不会把他们视为真正的自己人。

在印度,印度王公被允许保留地方权力,在维多利亚女王或者她的特使面前骑大象游行,加入英国的板球俱乐部。在香港也是如此,英国统治者任命少数本地人作为他们的代理人,允许这些中国香港人变得富有,也允许他们加入高级的英国俱乐部。

当然,这些“买办精英”所拥有的权力,并不等同于英国统治者拥有的权利。在香港,从未进行过任何形式的港督选举;在印度,从来没有选举过总督。这就是英国谴责香港的现行政府制度时令人荒谬的原因,因为现在的香港,特首是通过选举选出来的。因此,中国曾底气十足地回应末代港督彭定康:“谁选你上台的?”

其次,培养买办精英的“奴隶心态”。因为这些买办精英背叛了自己的国家,崇拜自己的英国统治者,他们被允许享有优渥的生活作为回报——英国也会保护他们免遭老百姓驱逐。

但由于经济资源的限制,买办精英能够享有优渥生活的人数相对较少。更广泛的社会阶层则是被“分而治之”的方法困在“奴隶心态”中难以自拔。在这样的社会状态下,被选中的群体的社会地位可能不高,但他们会被洗脑看不起另一个更差的群体,从而忽视他们并不高的经济和社会地位。“奴隶心态”,即崇拜英国统治,是通过某个社会群体看不起和鄙视同一国家的其他人这种方式来实现的。

举一个例子,在爱尔兰,被给予特权的新教徒受到教唆看不起占多数人口的天主教徒;在南非,英国鼓励亚洲人移民,后者被鼓励在仰视白人的同时看不起非洲人;在香港,一些本地社会阶层受到教唆认为自己优越于中国内地人,从而忽视被英国占领的事实。当然,香港的爱国主义者也有很多,但英国总是尽其所能去制造“分而治之”的氛围。

 

美国借鉴英国的“分而治之”策略

后来,随着美国资产阶级崛起成为这个大国的领袖,他们忠实地借鉴了英国的“分而治之”策略。在美国国内,美国南部大多数州,“贫穷的白人”生活贫困,受当地统治者剥削,但因受到教唆而看不起黑人,丧失了挑战当地统治者的念头——典型的“奴隶心态”的例子。美国随后也将这些政策用在对付苏联和其他东欧国家。

美国自己总是以最残酷的方式,处理分裂主义。1860年南部邦联解体时,美国全部的军事力量都被部署到了那里。被称为美国最伟大的总统的林肯,当时准备采用最具破坏性和最残忍的军事手段来对付分裂主义者。决定美国内战命运的重要将军谢尔曼,提出对美国南部发动“全面战争”——其目的不仅是摧毁敌人的武装力量,而且通过无情地燃烧、掠夺和摧毁美国南部来摧毁其经济。林肯可以说是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反分裂主义斗士——但是,当然,美国出于自身目的,试图掩盖这一事实,以防被其他国家(包括中国)效仿!

在美国的国际战略中,对付其他国家时总是设法推广分而治之,并将分裂主义作为一种重要手段,就像英国早前所做的一样。美国的战略是在一个国家内找到一个比该国家或地区大多数人生活水平稍高的群体,宣传策略则是设法说服他们不应该寻找一种方法来帮助提高整个国家的生活水平,即爱国的做法,而是应该选择“逃离”——把自己的私利放在首位,忽视大多数民众的利益。这是美国攻击苏联时使用的方法,后来也用在其他东欧地区。

标签:
信息发布时间:2019-8-21 14:27:35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