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犯罪辩护网
京都律师事务所
13816613858
网站首页 >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走私、非法经营、非法使用兴奋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查看详细本站律师


杨佰林律师

       杨佰林律师,北京京都(上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刑事部主任,上海市律师协会刑事业务研究委员会委员,上海山东商会法律顾问团团长。律师执业十八年,主攻经济犯罪、职务犯罪、金融证券领域犯罪的刑事辩护,承办过力拓案、安徽兴邦集资诈骗37亿案、武汉东风汽车公司挪用一亿元社保资金案、无锡国土局正副局长受贿案等社会广泛关注的大案要案,是国内经济犯罪领域的资深律师。

地址:上海市南京西路580号仲益大厦3903A室

Email: 13816613858@163.com    

电话:13816613858

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走私、非法经营、非法使用兴奋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568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公告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走私、非法经营、非法使用兴奋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已于2019年11月12日由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781次会议通过,现予公布,自2020年1月1日起施行。 

最高人民法院  

2019年11月18日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走私、非法经营、非法使用兴奋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2019年11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781次会议通过,自2020年1月1日起施行 法释〔2019〕16号)


 为依法惩治走私、非法经营、非法使用兴奋剂犯罪,维护体育竞赛的公平竞争,保护体育运动参加者的身心健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制定本解释。

  
  第一条 运动员、运动员辅助人员走私兴奋剂目录所列物质,或者其他人员以在体育竞赛中非法使用为目的走私兴奋剂目录所列物质,涉案物质属于国家禁止进出口的货物、物品,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依照刑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三款的规定,以走私国家禁止进出口的货物、物品罪定罪处罚:
  (一)一年内曾因走私被给予二次以上行政处罚后又走私的;
  (二)用于或者准备用于未成年人运动员、残疾人运动员的;
  (三)用于或者准备用于国内、国际重大体育竞赛的;
  (四)其他造成严重恶劣社会影响的情形。
实施前款规定的行为,涉案物质不属于国家禁止进出口的货物、物品,但偷逃应缴税额一万元以上或者一年内曾因走私被给予二次以上行政处罚后又走私的,应当依照刑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的规定,以走私普通货物、物品罪定罪处罚。
对于本条第一款、第二款规定以外的走私兴奋剂目录所列物质行为,适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走私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14〕10号)规定的定罪量刑标准。
  第二条 违反国家规定,未经许可经营兴奋剂目录所列物质,涉案物质属于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限制买卖的物品,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的,应当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的规定,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
  第三条 对未成年人、残疾人负有监护、看护职责的人组织未成年人、残疾人在体育运动中非法使用兴奋剂,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二百六十条之一规定的“情节恶劣”,以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定罪处罚:
  (一)强迫未成年人、残疾人使用的;
  (二)引诱、欺骗未成年人、残疾人长期使用的;
  (三)其他严重损害未成年人、残疾人身心健康的情形。
  第四条 在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公务员录用等法律规定的国家考试涉及的体育、体能测试等体育运动中,组织考生非法使用兴奋剂的,应当依照刑法第二百八十四条之一的规定,以组织考试作弊罪定罪处罚。
明知他人实施前款犯罪而为其提供兴奋剂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定罪处罚。
  第五条 生产、销售含有兴奋剂目录所列物质的食品,符合刑法第一百四十三条、第一百四十四条规定的,以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定罪处罚。
  第六条 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在行使反兴奋剂管理职权时滥用职权或者玩忽职守,造成严重兴奋剂违规事件,严重损害国家声誉或者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符合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规定的,以滥用职权罪、玩忽职守罪定罪处罚。
依法或者受委托行使反兴奋剂管理职权的单位的工作人员,在行使反兴奋剂管理职权时滥用职权或者玩忽职守的,依照前款规定定罪处罚。
  第七条 实施本解释规定的行为,涉案物质属于毒品、制毒物品等,构成有关犯罪的,依照相应犯罪定罪处罚。
  第八条 对于是否属于本解释规定的“兴奋剂”“兴奋剂目录所列物质”“体育运动”“国内、国际重大体育竞赛”等专门性问题,应当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体育法》《反兴奋剂条例》等法律法规,结合国务院体育主管部门出具的认定意见等证据材料作出认定。

  第九条 本解释自2020年1月1日起施行。




秦秋芬、赵勇非法经营一审刑事判决书

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20)沪03刑初182号


  公诉机关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三分院。

  被告人秦秋芬。

  辩护人徐某1,上海源杰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黄某,上海瀛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赵勇。

  辩护人徐某,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三分院以沪检三分一部刑诉〔2020〕92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秦秋芬、赵勇犯非法经营罪,于2020年11月30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于同年12月2日立案并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三分院指派检察员汤某某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秦秋芬及其辩护人徐延辉、黄家勇、被告人赵勇及其辩护人徐国华到庭参加诉讼。2021年1月25日因被告人赵勇患有XXX疾病以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本院裁定中止审理,并于同年2月24日恢复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三分院起诉指控:2016年5月,被告人秦秋芬、赵勇共同成立菲尔特公司,在无药品经营许可证的情况下,从他处购入含有重组人生长激素、海沙瑞林、伊帕瑞林等兴奋剂物质的产品,以菲尔特公司名义对外销售,且部分产品使用假冒的注册商标。被告人秦秋芬作为菲尔特公司法定代表人,利用其全面负责公司经营管理的职责,采购含有兴奋剂物质产品并指使员工对外销售,且部分产品指使员工使用其采购的假冒注册商标的产品包装后销售。被告人赵勇作为菲尔特公司创始人、股东,利用其参与公司经营管理的职责,联系含有兴奋剂物质产品货源、参与假冒注册商标产品包装等。经审计,被告人秦秋芬、赵勇共销售含兴奋剂物质的产品共计人民币25,481.00元、美元873,787.78元(折合人民币5,892,144.69元)。

  2020年4月27日,侦查机关在河南省郑州市康岗大道11号东区12排3号查获并扣押了假冒注册商标重组人生长激素外包装、说明书等。同日,侦查机关在菲尔特公司办公场所内查获并扣押了含有重组人生长激素、海沙瑞林、伊帕瑞林等兴奋剂物质的产品。经审计,上述被扣押的产品共计美元45,569.00元(折合人民币320,350.07元)。

  2020年4月27日,被告人秦秋芬在接受侦查机关询问时供述了主要犯罪事实,被告人赵勇被侦查机关拘传到案后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为证明上述指控事实,公诉机关当庭出示、宣读了证明上述指控事实的相关证据。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秦秋芬、赵勇伙同他人违反国家规定,未经许可经营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专营、专卖物品,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均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应当以非法经营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赵勇、秦秋芬认罪认罚,可以从宽处理。被告人赵勇、秦秋芬在共同犯罪中系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被告人秦秋芬系自首,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被告人赵勇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可以从轻处罚。建议对被告人秦秋芬判处四年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被告人赵勇判处五年以上六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据此提请本院依法审判。

  被告人秦秋芬、赵勇对起诉指控的犯罪事实、罪名及量刑建议没有异议且签字具结,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

  被告人秦秋芬的辩护人对起诉指控的事实、定性及量刑建议均无异议,认为秦秋芬出售的涉案产品全部销往国外,且未产生危害身体健康等后果,秦秋芬有两个未成年子女需要抚养,丈夫赵勇身患重病,生活不能自理,家庭困难,请求法院对其在公诉人量刑幅度的最下限判处刑罚。

  赵勇的辩护人对起诉指控的事实、定性及量刑建议均无异议,认为赵勇因法律意识淡薄,跟风才从事兴奋剂类产品的经营,主观恶性较小;到案后认罪态度较好,且签署了认罪认罚具结书;30万元不是分红,而是菲尔特公司返还给赵勇建材公司的借款;赵勇身患重病,还有两个未成年子女需要抚养,请求法院对其在公诉人量刑幅度的最下限量刑。

  经本院查明的事实与公诉机关起诉指控的事实相同。

  上述事实,有经庭审质证、确认的侦查机关出具、调取的《扣押决定书》《扣押笔录》《扣押清单》《提取笔录》《受案登记表》《办案说明》《户籍信息》、涉案物品刑事摄影照片、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数据查询记录、聊天记录截图、行政机关提供的《营业执照》《股东(发起人)出资情况》复印件、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等书证,国家体育总局出具的《关于涉案产品中检出成分有关认定情况的函》、国家体育总局反兴奋剂中心出具的《关于对涉案产品中兴奋剂目录所列禁用物质有关检测结果的复函》、上海市食品药品检验所《检验报告书》、上海复兴明方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出具的《关于1.21生产、销售假药案的审计报告》,证人张某1、吴某某、范某某、温某某、袁某某、任某某、薛某某、张某2、何某、贾某某的证言,另案处理人员张梦珠、张学林、朱晗、张瑞萍、刘莎、巫会会等人的供述等证据证实,被告人秦秋芬、赵勇到案后对上述犯罪事实均供认不讳,足以认定。

  本案审理期间,秦秋芬向本院退赔了人民币二万元。

  本院认为,被告人秦秋芬、赵勇伙同他人违反国家规定,未经许可经营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专营、专卖物品,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均已构成非法经营罪,依法应予惩处。公诉机关的指控成立。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赵勇、秦秋芬起主要作用,均系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被告人秦秋芬犯罪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系自首,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被告人赵勇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赵勇、秦秋芬认罪认罚,秦秋芬于庭前退赔了部分违法所得,可以从宽处理。公诉机关对两被告人提出的量刑建议适当,被告人及其辩护人均无异议,本院予以支持。鉴于本案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等,决定对被告人秦秋芬减轻处罚,对被告人赵勇从轻处罚。各辩护人提出的相关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项,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走私、非法经营、非法使用兴奋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八条,《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危害药品安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第三款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第二百零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秦秋芬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21年3月29日起至2025年3月28日止。罚金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缴纳。)

  二、被告人赵勇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21年3月29日起至2025年8月3日止。罚金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缴纳。)

  三、扣押在案的涉案含有兴奋剂物质的产品及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等予以没收,退出的违法所得人民币二万元予以没收,剩余违法所得继续予以追缴。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高卫萍

审 判 员 程亭亭

人民陪审员 艾霞芳

二〇二一年三月二十九日

书 记 员 顾佳妮




信息发布时间:2021-11-7 14:37:42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