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犯罪辩护网
京都律师事务所
13816613858
网站首页 > 京都成功案例 > 挪用资金罪再审判决书
查看详细本站律师



杨佰林律师

       杨佰林律师,北京京都(上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刑事部主任,上海市律师协会刑事业务研究委员会委员,上海山东商会法律顾问团团长。律师执业十八年,主攻经济犯罪、职务犯罪、金融证券领域犯罪的刑事辩护,承办过力拓案、安徽兴邦集资诈骗37亿案、武汉东风汽车公司挪用一亿元社保资金案、无锡国土局正副局长受贿案等社会广泛关注的大案要案,是国内经济犯罪领域的资深律师。

地址:上海市南京西路580号仲益大厦3903A室

Email: 13816613858@163.com    

电话:13816613858

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挪用资金罪再审判决书


568

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皖刑再终字第00006

  原公诉机关安徽省淮北市相山区人民检察院。

  原审被告人高尚,男,汉族,1968112日出生,住淮北市相山区。因涉嫌犯挪用资金罪于2005519日被淮北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61日被淮北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2006911日被淮北市相山区人民法院宣告无罪释放。同年1211日被淮北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挪用资金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

  辩护人邬明安,北京市法大律师事务所律师。

  淮北市相山区人民法院审理淮北市相山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高尚犯职务侵占罪、挪用资金罪一案,于200698日作出(2006)相刑初字第087号刑事判决。宣判后,淮北市相山区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淮北市中级人民法院于同年1211日作出(2006)淮刑终字第86号刑事判决。高尚不服,提出申诉。本院于201448日作出(2014)皖刑监字第00018号再审决定,对本案进行提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1120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安徽省人民检察院指派代理检察员袁孝宗、邓言辉依法出庭履行职务。高尚及其辩护人邬明安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淮北市相山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认定:20015月,淮北市相山区任圩镇寇湾村第六村民组与淮北市平安房地产公司签订《有偿转让土地协议书》,约定将寇湾村六组拥有土地使用权的25余亩国有划拨土地即Sll01号宗地,以310000元转让给平安公司。淮北市市容管理局环境卫生管理处职工高尚得知平安公司未付款,双方也未办理使用权转让手续后,与平安公司法定代表人张某某商定由高的朋友宫某出资办理土地使用权转让手续后,再将土地使用权转让给宫某。平安公司于200212月与刘某甲(代表宫某)签订《土地转让协议》,约定将Sll01号宗地有偿转让,平安公司委托高尚为全权代表,办理登记指界和有关他项权事宜。高尚与宫某约定转让土地每亩价格145000元,使用权证办到刘某甲名下。宫某出资约五六十万元向土地管理部门交纳了国有土地出让金及其他费用,于20031月取得土地使用权证,但未付寇湾村地款。2003年间,高尚向宫某提出,可以每亩200000元的价格将Sll01号宗地使用权转让,多出每亩145000元以上部分归宫某所有,宫某同意,遂按高尚的要求,安排刘某甲于2003116日向高尚出具《授权委托书》,委托高尚办理Sll01号宗地使用权的权属转让或联合开发、结算及相关事宜。其间,高尚得知平安公司并未付给寇湾村六组土地款,遂与寇湾村及六组村干部协商,表示愿补土地款,并同时包干买下相邻水塘(即S168号地)的土地使用权。高于20031017日付定金20000元。后高尚于2004326日与寇湾村签订土地转让协议,以1800000元总价有偿转让SllO1地和168号地土地使用权。高尚至200463日共付寇湾村土地款720000元,付给村干部刘某乙、圣某某、刘某丙个人320000余元,总计1040000余元。高尚另于2004429日付宫某土地款2000000元。

  200312月,高尚向淮北市市容管理局领导提出,自己有一块地,可用此地找开发商建住宅楼,为市容局职工集资建(购)房。市容局经研究同意与开发公司联系开发住宅楼,市容局职工集资购买。高尚经与淮北市图南房地产公司总经理李某联系后,代表刘某甲(甲方)于200418日与图南公司(乙方)签订了《联合开发协议书》,约定甲方委托乙方代为开发“市容生活小区”,甲方提供土地(即Sll01地和168地),乙方投入开发全部资金;开发面积4万平方米,甲方分得30%,约1.2万平方米,折合人民币840万元;甲方由高尚结算。2004210日,图南公司(甲方)与市容局(乙方)签订《住房购销协议书》,约定乙方购买甲方住房约4万元平米(项目地块为Sll01宗地和168地),购房价包括土建安装成本,土地费用(840万),实交税费及利润(建筑成本×2.5%)四项,道路、绿化、公共设施配套由乙方自行解决;乙方于项目选址确定后15天内支付甲方订金500万元,余款按工程进度支付;双方设立共同账户,资金调配由双方共同管理;乙方参与房型设计,监督工程发包,参与质量管理。同年224日,淮北市规划局下发市容小区《建设项目选址意见书》。227日,淮北市计委下达图南公司建设4万平方米商品房的计划。淮北市市容局决定成立基建办公室,设在市容局环卫处,由市容局副局长兼环卫处处长李某甲主管,高尚为基建办负责人,纵某、王某为基建办工作人员。20043月,以环卫处工会的名义在建设银行开设集资专户(账号9593),筹集职工集资款(每户30000元)。325日开始集资,当天收款630000元。326日,基建办高尚向李某甲打报告申请支付S1101地款500000元,李某甲签批同意暂付。当日从集资专户分两笔转出500000元至高尚姐姐高某存折。同日即从高某存折汇出300000元付寇湾村地款。63日从高某存折汇出200000元付寇湾村地款。2004416日集资专户集资余额为3610000元。高尚、纵某于429日持集资专户印鉴(环卫处工会行政章和李某甲私章)和转账支票,同图南公司会计李某乙等人一起,将集资专户中3600000元转至市容局与图南公司在建行开设的共同账户。当日,高尚从共同账户转账付李某乙(李某之妹)200000元,转账付宫某2000000元;510日转账付圣某某49000元,转账付寇湾村地款200000元;526日转账入高某存折1100000元;1215日转账入高尚存折51700元。20047月至12月,由宫某申请、李某甲签批,陆续从集资专户转款支付设计费、备用金等费用共计342028元。128日,环卫处工会致函图南公司称:接市容局通知,我局与贵公司所签4万平方米订房协议已作废,我工会与贵公司共同账户资金全部转到高尚名下;有关债权、债务经高尚审核认可后全部交给高尚。高尚在该函上签“同意按此办”及“共同账户款已全部转交给我”。2005119日,高尚向市容局写收条:收淮北环卫处工会转职工委托购房款人民币444万元整。同日写下承诺,保证在2005331日前开工,否则无条件退款,市容局也可拍卖其土地。2005119日,刘某甲(甲方,代理人高尚)与李某甲(乙方,代理人杨某某)签订《协议书》,约定协议签订之日甲方将Sll01宗地土地使用权证交乙方保管,至施工手续审批完毕进行施工止。224日,市容局环卫处工会(甲方)与高尚(乙方)签订《集体代购房协议》,约定甲方为职工集体代购高尚与外商联合开发商住楼个人分成部分,商住楼于2005331日前开工,一年内交付使用,乙方如不能按时开工,愿将Sll01地转让给甲方,甲方有权拍卖,乙方应积极协助甲方办理土地使用权转让手续。419日,市容局(甲方)与黎某(乙方)签定《购房转让协议》,约定甲方将原集体购房10000平方米以900元/平方米价格转让给乙方,总价900万元。乙方预付500万元,剩余400万元售房时逐步付清,剩余房款付给高尚作为地款。同日,淮北市国土资源局向刘某甲发出《拟收回国有土地使用权告知书》,至此,集资建(购)房终结。

  在市容局集资建(购)房中,市政工程处职工谢某某(原环卫处职工子女,住环卫处公房)于2004325日找到李某甲要求参与集资购房,李安排高尚接收,谢在高尚办公室将30000元集资款交给高尚,高尚、纵某二人当面点清,高尚在集资协议上签收。此款未入集资专户,由高尚保管。

  淮北市相山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被告人高尚虽是市容局职工,也是市容局临时成立的基建办的“负责人”,但在本案的特定环境中,高尚亦是集资建房活动中的土地方或土地方的代理人;本案中市容局职工4440000元集资款系建房款,在集资伊始和开发建房伊始,集资款即陆续进入流转中投入到地款、前期费用、设计费等支出,对此款高尚并无挪用行为。起诉书关于高尚私刻了李某甲的私章,不经主管领导李某甲同意擅自动用集资款归个人使用的指控难以成立。高尚虽然在使用集资款时少部分用于个人其他开支,但其无危害社会的心理,不宜认为有犯罪的目的和故意。根据现有事实和证据,从挪用资金罪的犯罪构成要件,对被告人高尚的行为进行综合分析,尚不足以认定其行为构成挪用资金罪。高尚所收谢某某的30000元,实际上与其他4440000元一样都属集资建房款,是集资款总体的一部分,只是因为谢属于照顾的外单位人员,此款未入集资专户,而由高尚个人保管,高尚单独给谢打了收条,已形成债权债务关系,无法达到侵占的目的。起诉指控高尚的行为构成职务侵占罪亦不能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二条第(二)、(三)项之规定,判决被告人高尚无罪。

  淮北市相山区人民检察院于2006913日作出相检刑抗(200602号刑事抗诉书,认为:原审被告人高尚于20043月至20054月间,利用全面负责淮北市市容管理局基建办公室工作的职务便利,挪用其单位收集的职工购房款860000余元归个人使用;并于2004325日经手收取谢某某购房首付款30000元不交会计入账,占为己有。挪用资金数额巨大,职务侵占数额较大,对其行为应以职务侵占罪、挪用资金罪追究刑事责任。一审法院以证据不足为由判决被告人高尚无罪,属认定事实不当,适用法律有误。故提出抗诉,提请依法改判。淮北市人民检察院支持抗诉。

  淮北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查明:原判认定原审被告人高尚参与购地、建房及支出购房款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在二审期间,抗诉机关和原审被告人均未提供新证据,对上述事实予以确认。另查明:原审被告人高尚在担任淮北市市容局基建办负责人期间,私刻市容局分管基建办的副局长李某甲个人印章,利用职务便利,挪用由淮北市市容局和图南公司的共同管理的职工集体购房款3600000元,案发后,追回2889216元,尚有710784元未能追回。该事实有经一审当庭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予以确认。

  淮北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原审被告人高尚在担任淮北市市容局基建办负责人期间,私刻领导印章,利用职务便利,挪用由该局和图南公司共同管理的职工集体购房款供个人使用,数额巨大,超过三个月未能归还,其行为构成挪用资金罪。高尚所收谢某某购房款30000元,因该款系高尚个人所收,其与谢某某之间属民事关系,不以犯罪论处。淮北市相山区人民检察院的抗诉理由部分成立,予以部分支持。案发后,高尚挪用的资金大部分已被追回,且高尚能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对其酌情从轻处罚,并可适用缓刑。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九条第(二)项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七十三条第二、三款、第六十四条之规定,作出判决:一、撤销淮北市相山区人民法院(2006)相刑初字第087号刑事判决;二、原审被告人高尚犯挪用资金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三、继续追缴原审被告人高尚犯罪所得710784元。

  原审被告人高尚的主要申诉理由为:1、原二审判决无事实依据。认定其系市容局基建办负责人不是事实;认定其利用职务之便与事实不符;认定其私刻印章与事实不符;认定其挪用360万元与事实不符。2、原二审判决无法律依据。本案三方与两份协议形成的权利义务关系受民法调整范围;检察机关抗诉的挪用资金数额86万元没有出处。请求再审改判其无罪。

  高尚的辩护人辩护提出:高尚作为S1101地块土地方的代理人,取得集资建房主体市容局支付的土地款,是行使合同约定的民事权利行为,即使有异议,也是属于民事纠纷的性质;从集资专户转款360万元至共管账户,和从共管账户转款330万元给土地方代理人高尚,分别是市容局与图南公司决定或授权的行为,不是高尚擅自而为,不属挪用资金的性质,而是依照合同的履约行为,不能错误地认定为刑事犯罪。建议依法改判高尚无罪。

  安徽省人民检察院出庭检察员主要意见为:从集资款账户转到市容局与图南公司共同账户的360万元属于市容局职工集体购房款;原审被告人高尚从共同账户将360万元转移出去是利用职务上便利的挪用行为;原审被告人高尚将共同账户360万元转出用于支付土地款等费用,不符合资金用途。高尚在担任淮北市市容局基建办负责人期间,利用持有李某甲私章的便利条件,未经李某甲签批,将市容局职工集体购房款360万元从共同账户转移出去使用,违背资金用途和使用管理权限,其行为符合挪用资金罪的构成要件,构成挪用资金罪。提请合议庭查明高尚个人使用市容局职工集体购房款数额的事实后依法判处。

  经本院再审审理查明:淮北市相山区任圩镇寇湾村第六村民组原砖瓦厂使用的约25亩土地即Sll01号宗地,原系寇湾村六组拥有土地使用证的国有划拨土地。20015月,寇湾村六组与淮北市平安房地产公司签订《有偿转让土地协议书》,约定以310000元将土地使用权转让给平安公司,但平安公司未付款,也未办理使用权转让手续。原审被告人高尚(淮北市市容局在编职工)得知后,与平安公司法定代表人张某某商定,帮助平安公司办理该地使用权证后,平安公司再将土地使用权有偿转让给高尚的朋友宫某。后由宫某出资向淮北市土地管理部门交纳了国有土地出让金及其他费用,于200212月平安公司取得S1101宗地使用证(出让),同月平安公司与刘某甲(代表宫某)签订《土地转让协议》,约定有偿转让Sll01号宗地,平安公司委托高尚为全权代表,办理登记指界和有关他项权事宜。高尚与宫某约定转让土地价格为每亩145000元,使用权证办到刘某甲名下。刘某甲于20031月取得淮北市土地管理局颁发的S1101号土地使用证(转让)。2003年间,高尚向宫某提出,可以每亩200000元的价格将Sll01号宗地使用权转让,多出每亩145000元以上部分归宫某所有,宫某同意并按高尚的要求,安排刘某甲于2003116日向高尚出具《授权委托书》,委托高尚办理Sll01号宗地使用权的权属转让或联合开发、结算及相关事宜。其间,高尚得知平安公司及宫某并未付给寇湾村六组土地款,遂与寇湾村及六组干部黄某某、刘某乙、圣某某、刘某丙等人协商,表示由其补交土地款,同时包干买下相邻水塘(即168号地)的使用权。高尚于20031017日付寇湾村六组定金20000元。

  200312月,高尚与淮北市市容管理局领导联系,称其有块地,可用此地找开发商建住宅楼,为市容局职工集资建(购)房。市容局经研究同意与开发公司联系开发住宅楼,由市容局职工集资购买,并成立基建办公室,设在局下属机构环卫处,安排副局长兼环卫处处长李某甲分管此事,抽调高尚参与基建工作。高尚经与淮北市图南房地产公司总经理李某联系后,代表刘某甲(甲方)于200418日与图南公司(乙方)签订了《联合开发协议书》,约定甲方委托乙方代为开发“市容生活小区”,甲方提供土地(即Sll01地和168地),乙方投入开发全部资金;开发面积40000平方米,甲方分得30%,约12000平方米,折合人民币840万元;甲方由高尚结算。

  经高尚从中联系,2004210日淮北市市容局与图南公司签订《住房购销协议书》,约定市容局购买图南公司住房约40000平方米,购房价包括土建安装成本、土地费用(840万÷实建总面积/平方米)、实交税费及利润(建筑成本×25%)四项,道路、绿化、公共设施配套由市容局解决;市容局于项目选址确定后15天内支付图南公司订金500万元,余款按照工程进度支付;双方设立共同账户,资金调配由双方共同管理。同年224日,淮北市规划局下发《市容小区建设项目选址意见书》。227日,淮北市计委下达图南公司建设40000平方米商品房的计划。淮北市市容局成立基建办公室,设在市容局环卫处,由市容局副局长兼环卫处处长李某甲主管,高尚为基建办负责人,纵某、王某为基建办工作人员。为规范职工集资款的管理、使用,李某甲要求以环卫处工会的名义在建设银行开设职工购房集资款专用账户,专户资金使用必须由其签批,专户银行印鉴为环卫处工会印章和其个人私章。高尚另找人刻制了李某甲的私章,作为印鉴私章,由其保管。自2004325日至813日,陆续收到市容局148户职工每户30000元集资首付款,共计4440000元存入集资专用账户。

  2004326日,高尚(乙方)与寇湾村六组(甲方)签订土地转让协议,约定:甲方将SllO1地和168号地土地使用权以1800000元转让给乙方,乙方于2004326日首付300000元,余款于510日一次性付清,甲方协助乙方把土地相关手续办到图南房地产公司名下,土地款全部付清后方可施工,2004510日前乙方不能付清余款,合同终止,乙方所付首付款300000元及之前所交20000元定金不再退回,原办所有的与土地有关的证件一律无效,S1101号宗地所有权仍属甲方。

  2004326日,高尚以“基建办高尚”名义向李某甲书面报告申请支付Sll01地款500000元,李某甲签批同意暂付。高尚当日即从集资专户分两笔转出500000元至高尚姐姐高某存折。又从高某存折汇出300000元付寇湾村六组地款。同年429日,高尚同基建办工作人员纵某及图南公司会计李某乙(李某之妹)在建设银行开设一账户,作为市容局与图南公司的共同管理账户,印鉴章为图南公司财务章和高尚持有的李某甲私章。高尚利用其负责基建办工作并持有集资专户印鉴李某甲私章的便利,未向李某甲报告及签批同意,与纵某从集资款专户中转3600000元入该共同账户。高尚当日从共同账户转账付图南公司李某乙200000元,转账付宫某2000000元;510日转账付寇湾村干部圣某某49000元,转账付寇湾村六组地款200000元;526日转账入高某存折1100000元;1215日转账入高尚存折51700元。共同账户余额为77.91元。20047月至12月,由纵某申请、李某甲签批,又陆续从集资专户转款支付设计费、备用金等费用共计342028元。至此,环卫处工会职工购房集资专户中的4440000元全部转出。

  高尚从淮北市市容局环卫处工会集资款账户及淮北市市容局和图南公司共同账户分别转入高某存折500000元、1100000元共计1600000元。高尚从中付寇湾村六组土地款500000元,付图南公司李某300000元,付寇湾村村干部刘某乙160000元、刘某丙43000元,加上高尚先前向寇湾村付出定金20000元,共计1023000元。余款577000元和高尚从共同账户转入其个人存折中的51700元,共计628700元被高尚本人使用,至案发时未归还。

  200412月,淮北市市容局领导发现高尚未经分管领导同意,从集资专户转款,且集资购买的商住楼迟迟未能动工,即要求高尚归还所用款项,高尚于2005119日向市容局写收条:收淮北环卫处工会转职工委托购房款人民币444万元整。同日写下承诺,保证在2005331日前开工,否则无条件退款,市容局也可拍卖其土地。2005119日,高尚与市容局约定将Sll01宗地土地使用权证交市容局保管。224日,市容局环卫处工会(甲方)与高尚(乙方)签订《集体代购房协议》,约定甲方为职工集体代购高尚与外商联合开发商住楼个人分成部分,商住楼于2005331日前开工,一年内交付使用,乙方如不能按时开工,愿将Sll01地转让给甲方,甲方有权拍卖,乙方应积极协助甲方办理土地使用权转让手续。同年419日,经高尚联系,市容局(甲方)与黎某(乙方,代表宫某)签定《购房转让协议》,约定甲方将原集体购房10000平方米以900元/平方米价格转让给乙方,总价900万元。乙方预付500万元,签订协议时首付200万元,余款300万一月内付给甲方。剩余房款售房时逐步付清,给高尚作为地款。协议签订后,市容局从宫某处收回200万元。同日,淮北市国土资源局向刘某甲发出《拟收回国有土地使用权告知书》,以超过规定的两年期限仍未动工开发建设为由,拟收回S1101号宗地的国有土地使用权。淮北市市容局遂向公安机关报案。案发后,被转出的3600000元职工集资款尚有710784元没有追回。

  上述事实,有经一审、二审和再审庭审中诉辩双方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证实:

  (一)有关土地权属及转让的证据

  土地转让协议、土地使用证、证人证言证明2001年寇湾村六组S1101宗地的性质及使用权某

  1、书证

  (1)淮划国用(2001)字第63号国有土地使用证,证明S1101宗地土地使用者为寇湾村六组,系划拨使用权,时间为200112月。

  (2)《有偿转让土地协议书》证明:寇湾村六组有偿转让给平安公司(乙方)使用国有土地2588亩(即S1101宗地),约定每亩包干费12000元,合计310560元整。时间为2001518日。

  (3)《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证明:出让人淮北市国土资源局,受让人平安公司,出让宗地为S1101号,出让金总额317765元,时间为2002123日。

  (4)淮出国用(2002)字第33号国有土地使用证,载明S1101号地使用者为平安公司,系出让使用权,时间为20021231日。

  (5)《土地转让协议》载明:甲方平安公司,乙方刘某甲。主要内容为甲方自愿将S1101宗地有偿转让给乙方,甲方提供手续,乙方自行办理。时间为20021225日。

  (6)淮转国用(2002)字第41号国有土地使用证载明S1101号地使用者为刘某甲,系转让使用权,时间为2003113日。

  (7)刘某甲《授权委托书》载明:刘某甲委托高尚办理S1101宗地国有土地使用权的权属转让,结算及相关事宜或联合开发,结算及相关事宜。时间为2003116日。

  (8)《土地转让协议》载明:寇湾村(甲方)将S1101宗地和168宗地包干转让给高尚(乙方),转让价人民币1800000元,高尚于2004326日首付人民币300000元,余款510日一次性付清;甲方协助乙方把土地相关手续办到图南房地产公司名下,土地款全部付清后方可施工;2004510日前乙方不能付清余款,合同终止,乙方所付首付款300000元及之前所交20000元定金不再退回,原办所有的与土地有关的证件一律无效,S1101号宗地所有权仍属甲方。时间为2004326日。

  (9)图南公司《授权委托书》载明,委托高尚办理168号宗地土地使用权的权属转让,结算及相关事宜。时间是20041119日。

  2、证人证言

  (1)张某某(平安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证言:自己和寇湾村谈好160多万元买该村土地,自己还到相山区土地局办好手续花了二三万元,就差到市土地局办证了,高尚知道了,提出他姐高某乙是原土地局局长,高要和自己共同开发,将来挣钱各拿50%。后来就把平安公司名下的这块地过户到高尚找来的刘某甲名下,自己和刘之间还写了一个协议,实际没有支付一分钱。市土地局的费用都是高尚弄的钱以平安公司的名义交的。

  (2)刘某甲(雷河选煤厂工人)的证言:2002年下半年,宫某找到自己,说有人要和宫共同买一块地,让他和高尚跑这个事,用他名字办土地证。到土地部门办证是宫某拿的钱,有六七十万。2003年上半年,高尚找他讲要和市容局开发土地,让他写个委托书,后高尚又找到宫某,宫某让他写,他就写个委托高尚全权代理这块土地的委托书。

  (3)宫某(雷河选煤厂法定代表人)的证言:通过朋友陈某甲介绍认识高尚,高尚说有一块地要卖给自己,即寇湾村六组原砖瓦厂地,高尚说这块地是他的,每亩按145000元,共计25亩,合计3600000元。自己共给高尚700000余元,土地局的费用等都是用这个钱去付的。土地证的名字是刘某甲。2004年高尚多次催要钱,其没有钱,高尚说帮其把地卖了,每亩200000元,其让高尚打了个借条,每亩200000元减145000元,加上前期付的700000元,高尚给其打了一份2120000元的借条,20044月份实际收到高尚从建行转来2000000元。20054月,经高尚联系,其安排司机黎某与市容局签了购房转让协议,又付了市容局2000000元作为购房预付款。

  (4)寇湾村村干部黄某某、董某某、圣某某、刘某丙、陈某证言综合证明:村砖瓦厂的那块地最早是在80年代以寇湾村六组的名义办了25亩地土地使用证,先是以平安公司张某某的名义办的土地证。2002年左右,高尚拿着写着刘某甲名字的土地使用证,说这块地属于他所有,这块地一直没人给村里付钱,高尚愿付给村里地钱,村里就安排刘某丙、刘某乙、圣某某等人同高尚谈,全部土地约45亩,其中25亩有证(即S1101号地),20亩大坑没证(即168号地),约定补偿总价款1800000元,签了协议,高尚先后共付村里720000元,付给刘某乙、圣某某150000元,刘某丙43000元。高尚实际没有履行协议约定。

  3、高尚供述和辩解:约2002年,由于平安公司张某某借了自己一些钱,张某某就把S1101地转给自己了。他与雷河选煤厂的老板宫某是好朋友,都不想出头,就把这块地的土地证办到了刘某甲名下,刘某甲是雷河选煤厂的工人。然后再由刘某甲把土地处置权和结算权委托给自己。两次转让(第一次是寇湾转到平安公司,第二次是平安公司转到刘某甲名下)费用五六十万元,都是其从宫某处拿的。后来见到圣某某等村干部,知道张某某没付寇湾村地钱,当时就表示地钱由他来付,最后商定这块地按总价1800000元签了协议,共计已付村里720000元(其中20000元定金),另给村干部个人超过300000元。

标签:
信息发布时间:2015-11-10 22:05:11 浏览:
上一篇:谁在遗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