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犯罪辩护网
京都律师事务所
13816613858
网站首页 > 京都成功案例 > 受害人有一定过错不应判决死刑立即执行【张保生】
查看详细本站律师



杨佰林律师

       杨佰林律师,北京京都(上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刑事部主任,上海市律师协会刑事业务研究委员会委员,上海山东商会法律顾问团团长。律师执业十八年,主攻经济犯罪、职务犯罪、金融证券领域犯罪的刑事辩护,承办过力拓案、安徽兴邦集资诈骗37亿案、武汉东风汽车公司挪用一亿元社保资金案、无锡国土局正副局长受贿案等社会广泛关注的大案要案,是国内经济犯罪领域的资深律师。

地址:上海市南京西路580号仲益大厦3903A室

Email: 13816613858@163.com    

电话:13816613858

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受害人有一定过错不应判决死刑立即执行【张保生】


568

  王某故意杀人案辩护词

审判长、审判员:

山东君诚仁和律师事务所接受被告人王某之子的委托,指派我担任其死刑复核程序的辩护人。辩护人本着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原则,认为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量刑过重,没有考虑王某的从轻情节,王某有以下从轻情节:

 一、本案的发生被害人胡玉莲、孟某主客观上均有重大过错,依法可以酌情对王某从轻处罚。

1、从案件起因看

王某勤俭持家,老实肯干,每年外出打工。出力流汗,省吃俭用所挣的钱都如数交给妻子孟某掌握。但被害人孟某在家好逸恶劳,娇艳装扮,经常骑电车到城里闲逛,在外有不正当男女关系。更有甚者,被害人孟某与其他男人私奔,非法同居。因这一事实王某家的门上还被他人摸屎。以上事实有孟艳丽的手机通话详单、开发区丹阳办事处药王庄社区等四居委会的联保信、儿子王奥写给司法机关的信等证据予以佐证。王某作为丈夫、父亲,为了孩子有一个完整的家,经再三思量决定原谅孟某,让孟某回家过日子。王某三番五次接孟某回家,均遭到孟某之母胡玉莲及其兄弟的阻拦。2008年4月7日上午王某再次到其岳母家接孟某回家,并且给岳母胡玉莲及妻子孟某跪下。此时此景,不但不能得到被害人胡玉莲及孟某的理解和同情,反而遭到被害人胡玉莲及孟某的无端打骂和侮辱,被害人胡玉莲骂王某无能,没有钱没有地位,没有和孟艳丽相好的钱多。胡玉莲首先打王某一巴掌,后又拿椅子砸王某,被害人孟某抓住王某的头发并且往王某脸上吐唾沫并且又骂道“绿帽子早给你戴上了,我跟他生孩子你也管不着”,王某一时忍不住心中怒火动手打了被害人。以上事实说明,被害人的重大过错是导致该案发生的直接导火线。 

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法院维护农村稳定刑事审判工作座谈会纪要》中指出:“对于因婚姻家庭、因邻里纠纷等民间矛盾激化引发的故意杀人案件,在处理上应当与发生在社会上的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其他故意杀人犯罪案件有所区别,对于被害人一方有明显过错或对矛盾激化负有直接责任,一般不应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因此,基于本案的发生系婚姻家庭矛盾激化引发的且被害人主客观上有重大过错这一事实,可以酌情对王某从轻处罚。

2、从王某犯罪的动机和准备看

王某对被害人应是没有任何犯罪的动机和准备的。王某只是在自己受到极大地不公平待遇和极大侮辱时,一时冲动随手拿起被害人胡玉莲打自己的椅子来打被害人的。王某事先毫无犯罪的动机和准备,王某的主观恶性较小,该案主要是因为被害人的重大过错引起的

二、王某此次犯罪属于激情杀人,主观上是间接故意。

王某涉嫌故意杀人,主观方面是间接故意,量刑时与严重危害社会的直接故意杀人案件应当有所区别。

1、王某属于激情杀人。王某是在受到极端的打骂和侮辱情境下激愤打人的。被害人往王某脸上吐唾沫并且又骂道“绿帽子早给你戴上了,我跟他生孩子你也管不着”,二被害人又打又骂,由于被害人采取了挑拨、刺激这样不恰当的说话方式,直接激化、加剧了矛盾,刺激了王某的犯罪心理,听了这样过激的语言,本来就十分恼怒的王某听后就更为激愤,就随手拿了被害人打自己的椅子砸被害人致使被害人一死一伤。因此,由于被害人语言过激,王某情绪失控,从而才导致悲剧的发生。

2.王某在实施杀人行为时,主观故意上属于间接故意。王某在公安机关的讯问笔录中说:“我把我岳母及我妻子打伤后,我在我家就自杀”。王某自杀未成。本案当中王某在打被害人的过程中,主观上并不是积极追求被害人的死亡,而是明明知道打被害人可能会导致被害人死亡的严重后果,却是抱着听之任之的放任态度,从而导致了被害人的死亡的后果。 

综上,王某此次犯罪属于激情杀人,主观上是间接故意,请合议庭在复核时,将王某的行为应该与直接故意杀人且有预谋的故意杀人犯罪严格区分开,并在量刑时给予从轻处罚。

三、王某认罪态度较好、真诚悔罪。

王某悔罪态度非常好,认罪伏法。从王某打伤被害人后,就想畏罪自杀,也实施了自杀行为,只是由于意外原因没有死,充分体现了王某的主观恶性不大和积极的悔罪表现。

同时,王某如实、完整地供述了自己的犯罪行为,且没有任何隐瞒。王某坦白交待,表明王某一直认罪,反映其主观上确实有悔罪表现。王某由于其法制观念不强,因一时情绪失控才造成了危害社会的结果,走上了犯罪的道路。王某对其犯罪行为而造成的危害后果悔恨不已,也深刻认识到自己行为的严重性和危害性,其表示一定认罪服法。参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司法部颁发的《关于适用简易程序审理公诉案件的若干意见》第九条关于“人民法院对自愿认罪的被告人,酌情予以从轻处罚”的刑事司法解释之精神,对王某量刑时应予以从轻处罚。

四、王某过去表现一贯较好,素无前科,此起犯罪系初犯,再次危害社会的可能性较小,可以酌情对其从轻处罚。

王某居住地开发区丹阳办事处药王庄社区等四居委会的联保信、300多名居民联保信证实王某表现一贯良好并请求从轻判处王某,社会舆论对受害人不道德的行为谴责,对王某表示同情。王某此次犯罪显然是初犯,结合案情也可看出是偶发性犯罪,加之其认罪态度非常好,其人身危险性和再次危害社会的可能性较小,比较容易接受改造。对初犯、有悔罪表现、认罪态度非常好的罪犯相信法庭在量刑时会考虑这些情节的。

五、王某家中有年迈近70岁的父亲和母亲两位老人,还有一个未成年的儿子王奥,均特别需要王某来赡养和抚养。特别是王某的儿子王奥与王某之间的父子关系一直很好,王某是其儿子的精神支柱,对王某从轻处罚,使其早日回归社会,回归家庭,不仅是对王某自己的良好改造,而且对其儿子、对下一代的成长具有良好的引导作用,让其儿子看到对前途对社会的希望,以达到改造罪犯、教育后人的良好效果。

综上所述,王某实施了犯罪行为,造成被害人死亡、重伤的严重后果,理应受到法律的严厉惩罚。但是根据王某犯罪时的成因、被害人的重大过错、以及王某所具有的其他特殊情节,恳请法院能够对其从轻处罚,使其早日回归社会,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总之,辩护人认为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没有考虑王某的从轻情节,量刑过重,请求判处王某无期徒刑或死缓。

  此致

  最高人民法院

                                       辩护人:张保生

                                二〇一〇年八月二十五日

 

信息发布时间:2013-11-17 17:26:02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