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刑事辩护网
京都律师事务所
上海刑事律师杨佰林律师电话:17821191099
网站首页 > 京都观点 > “ 重复自白”定性为非法证据意义重大【杨佰林】
查看详细本站律师

杨佰林律师

杨佰林律师

杨佰林律师,北京京都(上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刑事部主任,上海市律师协会刑事业务研究委员会委员,上海山东商会法律顾问团团长。律师执业十八年,主攻经济犯罪、职务犯罪、金融证券领域犯罪的刑事辩护,承办过力拓案、安徽兴邦集资诈骗37亿案、武汉东风汽车公司挪用一亿元社保资金案、无锡国土局正副局长受贿案等社会广泛关注的大案要案,是国内经济犯罪领域的资深律师。

地址:上海市南京西路580号仲益大厦3903A室

Email: 13816613858@163.com

电话:17821191099

扫码关注杨律师微信

“ 重复自白”定性为非法证据意义重大【杨佰林】


发布时间:2017-10-9 20:50:19 来源: 浏览:
一、何为
 

       何为重复自白 ”。

   重复自白不是一个法律概念笔者理解,“重复自白是指在侦查阶段由于使用了非法手段迫使犯罪嫌疑人作出了有罪供述在其后的审讯中或在审查起诉和审判阶段即使没有再使用刑讯手段但犯罪嫌疑人出于对此前刑讯的恐惧或受到此前已经作出有罪供述的影响仍然再一次做了内容相同的有罪供述的口供这一后续的有罪口供就称之为重复自白”。   

    “重复自白与刑事证据学术上的毒树之果相联系但与毒树之果并不是一回事是刑事案件中证据上特殊的非法证据情形在理论上和司法实践中争议极大即被告人重复自白的有罪供述是否可以作为定罪的根据此前由于我国法律中缺乏明文禁止的规定也缺乏最高法最高检的司法指导意见导致司法实践中操作方法不一审理法院各行其事是困扰法官和辩护人的焦点问题之一并且应当提出的是以前对于重复自白司法机关大多是采用的

    英美法系的美国和英国和大陆法系的日本和德国重复自白被认为已经受到此前刑讯逼供的污染重复自白都作为非法证据予以排除

   在美国明确规定重复自白属于非法证据并形象地称之为出袋之猫规则该规则的主要内容是被告人在作出第一次有罪供述后之后的供述势必受到之前被迫作出的有罪供述的负面影响其再否认之前的供述已经没有意义故只能重复之前的供述这种情况下后续供述被视为第一次供述的毒树之果”,应当予以排除

    在英国如果被告人最初的供述被认定为非法证据则影响到后续供述的可采性根据英国警察与刑事证据法的规定相关人员的言行导致某次供述不具有可采性这就意味着后续通过法定程序收集的供述可能因此受到污染”,进而应当根据该规定予以排除同时法官也可以基于确保公正审判的裁量权排除后续供述

    日本对重复自白适用非法证据排除规则中的毒树之果理论,“重复自白是否具有证据能力取决于第一次供述与后续供述的关联性

    德国刑事诉讼法具体列举了禁止讯问的方法如果采用该禁止的方法进行讯问取得的供述不具有证据能力即使后续讯问依法进行考虑到后续供述仍受先前非法讯问的影响重复自白仍不具有证据能力

    在我国虽然刑事诉讼法作了重证据不轻信口供的原则性规定但长期以来究竟如何对待重复自白”,此前并没有定论没有依据。2014年笔者在北京参加一次刑事辩护高峰论坛时有机会当面向最高法刑庭的戴长林庭长请教重复自白这一问题戴长林庭长个人态度明确重复自白属于非法证据应当排除值得庆幸的是习主席让每一个人民群众在每一个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的号召推动了我国刑事司法制度的改革并随着央视呼格案”“浙江叔侄案等冤假错案的暴光近几年来最高法最高检连续地颁布了多个非法证据排除的法律规定最后的也是最新的重复自白终于突破重重障碍在法律上作出了规定在理论上已经盖棺定论在刑事审判中就有了明确的审判标准这就是2017627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公安部联合颁布的关于办理刑事案件严格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下称规定》),第五条规定

    “采用刑讯逼供方法使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作出供述之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受该刑讯逼供行为影响而作出的与该供述相同的重复性供述应当一并排除但下列情形除外:(侦查期间根据控告举报或者自己发现等侦查机关确认或者不能排除以非法方法收集证据而更换侦查人员其他侦查人员再次讯问时告知诉讼权利和认罪的法律后果犯罪嫌疑人自愿供述的;(审查逮捕审查起诉和审判期间检察人员审判人员讯问时告知诉讼权利和认罪的法律后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愿供述的”。

    下文用一个案例来说明什么是重复自白”。

 

    引述的案例

    这个案例是笔者2015年成功辩护的一个案件东风汽车公司挪用公款一亿元案一审中我的被告人被判处有期徒刑12接手时是二审辩护我做的是无罪辩护二审中辩护意见最后被法官采纳但由于当时已经关押了6湖北高院可能出于各种平衡考虑做了实报实销的判决改判6实报实销这一潜规则在此不再置评改判后不久我的当事人就回家了这个案件改判的根本原因不是因为证据上的问题而是由于案件事实认识上的认定错误但与重复自白有罪供述密切相关这个案件在侦查阶段时办案人员采取了熬老鹰的手段七天六夜不让犯罪嫌疑人睡觉审讯室用幕布围上不让知道是白天还是黑夜最后犯罪嫌疑人全面崩溃作了有罪供述我会见时他讲最后他看到墙壁上尽是无肉的鱼在游动其时只要让其睡觉让他做什么都可以在笔录最后签名时他居然签上了热干面三字办案人员只得撕掉让其重签这样的笔录事实上到底讲了什么他本人并不清楚属于典型的强迫自证其罪”。换押以后在案件准备移送审查起诉之前办案人员又对其作了一次讯问这次讯问办案人员换了同一机关的其他人员是在看守所进行的办案人员并没有继续使用强制手段的机会但犯罪嫌疑人再次作了与此前一样的有罪供述就是后来的这一次口供后来成为二审法庭上争论的焦点之一质证过程中我提出此前的口供与后一次口供都属于非法证据都应当排除公诉人员讲到后来的有罪供述时已经换押已经变更办案人员并且没有任何强迫情形存在被告人完全是自愿供述的主张这后一次的有罪口供不存在非法性但公诉人员故意省略了一个情节在这后一次讯问之前办案人员与被告人之间仍然有一场小的交锋在被告人拒绝供述时办案人员的一句是不是还没有搞够是不是还要再搞一次”,就彻底击溃了被告人的心理对刑讯的恐惧已经深入其身心被告人就又作了同样的有罪供述

    该案被告人在换押之前的有罪供述属于非法证据这比较好质证从二审法庭上公诉人力争后一次口供的合法性可以看出公诉人员已经放弃了此前口供合法的主张而转移到证明后一次口供的合法性上来法庭应当也认可了这一质证过程但后一次有罪口供的排除与否在当时并无法律上的明确依据也缺乏案例引证审理该案二审的是曾审理刘汉死刑案二审的湖北高院的柯武松法官从后来的终审判决情况看柯法官事实上对此前的有罪口供和后一次的有罪供述都作了排除这在当时是不容易的该案的后一次有罪供述就属于典型的重复自白”,出于对此前刑讯逼供的恐惧加上办案人员在后次讯问之前又一次进行了口头威胁的事实此前的刑讯无疑对后一次口供造成了实质性的影响这符合上述第五条中被告人受该刑讯逼供行为影响而作出的与该供述相同的重复性供述的情形

    但当时辩护时之所以据理力争是有一定的基础的因为当时我已经找到了该案事实方面一审判决认定的错误所在是在已经发现了案件事实错误的基础上进行的我二审要做的更主要的工作是如何让二审法官认识到该案事实上是如何错误的这并不完全相同于有犯罪存在的非法证据排除

    因此这也提出了重复自白在司法实践中的操作性问题如果口供属于重复自白”,但如果犯罪事实确实存在能够相互印证的前提下如何对待重复自白”?这可能是一个二难问题排除非法证据可能造成证据不足无法下判而如果不排除重复自白”,在此后的刑事审判中就将直接违反已经颁行的关于办理刑事案件严格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

                

    

    有犯罪事实存在的重复自白与无犯罪事实存在的重复自白”。

    不能否认在我国司法实践中口供在作为法院定罪量刑的依据中具有重要的地位要求其保持口供的稳定性是刑事案件后续办理单位的通行做法没有被告人口供要作出有罪判决需要有十分严谨的证明要有严密的证据锁链笔者认为,“重复自白的排除在有犯罪事实存在的案件中和没有犯罪事实的案件中可能会有所不同,《规定刚刚颁行还有待观察相应的刑事案例因为无论是实体正义还是程序正义可能都无法完全回避我国的司法历史和司法沉淀对于非法证据予以排除我国刑事诉讼法及相关司法解释已经作了十分明确的立法规定但对于重复自白的排除此前并未规定这可能不完全是立法上故意滞后而可能是由于立法条件所限从某种意义上看我国目前可能还无法完全照搬西方重复自白排除的做法即只要违背供述自愿性规则就予以排除目前的规定在我国刑事诉讼历史上第一次明确了重复自白排除原则并且其实行的是严格的排除规则但无论怎么说从人权保护从法治进程上看,“重复自白排除原则无疑是十分先进的一项刑事审判制度是证据裁判中的亮点

    1、无论有无犯罪事实存在,“重复自白都应当排除这是依法审判的必然要求

    2、在排除重复自白如果证据不足在审查起诉阶段就应当适用规定18人民检察院依法排除非法证据后证据不足不符合逮捕起诉条件的不得批准或者决定逮捕提起公诉
  对于人民检察院排除有关证据导致对涉嫌的重要犯罪事实未予认定从而作出不批准逮捕不起诉决定或者对涉嫌的部分重要犯罪事实决定不起诉的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可要求复议提请复核

    在排除重复自白如果证据不足在审判阶段就应当适用规定35人民法院排除非法证据后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依据法律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作出有罪判决证据不足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作出证据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的无罪判决案件部分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依法认定该部分事实

    3、在排除重复自白如果其他证据仍然能够相互印证证明犯罪事实存在的自然应当适用刑事诉讼法53没有被告人口供但其他证据确实充分的可以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

    4、就无罪判决而言,“重复自白排除仅在除被告人有罪供述外没有其他证据证实犯罪事实存在的情况下才有意义事实上如果只有被告人口供而没有其他证据的,《刑事诉讼法53条已经作了不得作有罪认定的规定只有被告人口供而没有其他证据的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

   5、在排除非法证据的申请提出后重复自白的证明责任在公诉机关只要公诉机关不能证明收集证据的合法性不能排除合法怀疑重复自白就应予以排除

   (未完待续)
本网站所包含文字、图片等全部信息可能涉及版权或其它民事权利问题,请勿擅自转载或者使用,本网站并未对使用该等信息进行任何形式的许可和保证,由此产生的任何法律责任,与本站无关;本网站所包含文字、图片等全部信息亦仅用于介绍本站和促进了解的目的,如您认为相关内容涉及您的自有知识产权,请与我们联系,接到您的通知并核实有关情况属实后,网站会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